“9·11”事件20载: 美国还未走出那漫天灰烬

这里是广告

  作者: 孙卓 葛唯尔 李爱琳

  每年9月11日的时候,苏乔·约翰(Sujo John)心中涌起的复杂情绪总是难以言表。他会不停地想起那天在他面前轰然倒塌的世贸中心(双子塔)的北塔;他会想起慌乱恐惧的人群拥挤着跑下北塔狭窄的楼梯和“逆行”冲上楼救人的消防员和警察,一些和他一起跑出北塔的人活了下来,但那些进入大楼的消防员和警察却没能再出来;他会想起带着他前往南塔的FBI特工哈顿(Lenny Hatton),哈顿也没能活下来。

  “很难相信已经过去20年了。我仍然能够清楚记得那天周围的声音、味道和热气流!”约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这已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。”

  2001年9月11日,恐怖分子劫持美国4架民航客机,两架撞毁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,一架撞毁五角大楼一角,另一架坠毁,事件共造成2977名无辜者死亡。

  新千年的朝晖刚在地平线上闪耀,“9·11”却瞬间改变了世界,改变21世纪,更改变了美国。迄今二十年过去了,但美国还在“反恐”的道路上豕突狼奔,留下一处处残局。

  在世贸中心工作的夫妻奇迹生还

  约翰来自印度,他的工作地点在世贸中心北塔的81层,他的太太在南塔的71层。

  2001年9月11日8点52分。约翰正在靠窗不远的一台传真机前给公司在费城的办公室传发材料,突然,他听到和感到了一阵巨大的爆炸。

  “我看见一架飞机机翼的一部分插进了我所在楼层的玻璃窗。”约翰向第一财经记者描述说,“错愕之中我向上看的时候发现,高于我们楼层的10层楼的外皮已经全被掀开,钢筋和电缆线全部暴露出来。” 约翰说,“这时能够明显感到大楼开始剧烈摇晃,墙壁开始大块脱落,机油开始漏到办公室的地板上,办公室开始着火。”

  约翰表示,他和同在81层的人涌向楼梯逃生。“有一些人希望赶紧回到地面因此跑进电梯,这些人后来都没有生存下来。” 约翰说。

  约翰回忆说,和他一样跑下楼梯的人们的脸上都写着对死亡的恐惧,这个时候,他又听到另外一声巨响,那应该是第二架飞机撞进了南塔。

  约翰边跑边给在南塔工作的妻子打电话,但信号一直无法接通。他借了周围人的电话继续打,仍然无法接通。最终,约翰跑出了大楼,回到了地面。

  在他刚刚跑出1楼的大厅后被眼前的场景彻底惊住了——有数百人躺在地上,没有了气息,他们都是企图从高楼跳下逃生的,但无一人生还。

  他开始拼命往南塔跑。那个时候南塔和北塔的楼已经到处都是火光和烟雾。就在离南塔还有15米左右的时候,他突然感到,脚下的地面开始摇晃。“我听到了一阵巨大声响,以为是爆炸,抬头发现,我所奔向的南塔开始全面倒塌。”

  约翰的四周被瓦砾、灰尘和火焰包围,但是,他唯一想到的是,他怀孕4个月的妻子一定已经不在了。

  约翰回忆说,他在奔向南塔的时候全身盖着玻璃和烟尘,他根本无法呼吸。于是,他开始手脚并用爬行,希望能离开这片彻底的黑暗和废墟。这个时候,他突然看到一缕红色的灯光,这缕灯光引领他走出了世贸大楼。

  正在他离开大楼的那刻,他又听到了一声巨响,北塔也倒塌了。

  “为什么我被救了,我被救了还有什么意义,我的妻子已经不在了。”约翰心痛地想到。

  约翰在街上踉踉跄跄地走着,不知不觉他走进一家商店,里面工作的一个女孩看到他之后开始帮他捡出头发里的玻璃。

  “我可以帮你给你的家人打电话。”那个女孩说。

  约翰解释,他的家人也就是他的妻子已经遇难了,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,约翰的手机响了,是他的妻子打来的。

  “我当时想,那一定是别人拿我妻子的电话打给我的,告诉我她遇难的消息。” 约翰说,“我恐惧地拿起电话,说了一声‘Hello’。”约翰说,“电话中传来的是我的妻子的声音,她告诉我,她当天早晨出门发现迟到了几分钟后来没有赶上地铁,因此逃过了一劫!”

  美股市值一周蒸发1.4万亿美元

  美国现代历史上经历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根据美媒所做的一份最新民调,在这个问题上,有的美国人认为,排在第一位的是已造成逾64万美国人死亡的新冠肺炎疫情;也有美国人认为,排在第一位的是2001年9月11日发生在纽约世界贸易中心(双子塔)和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的恐怖袭击事件。

  但无论如何,回望二十年前,“9·11”事件就是当时的美国人在现代历史上经历的最大挑战。

  “9·11”事件当周,美股休市四个交易日,直至9月17日周一才重新开市,创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长休市纪录。

  为振奋市场情绪,纽交所邀请美国前国务卿、时任纽约州联邦参议员希拉里和时任纽约市市长朱利安尼(Rudolph Giulian)等敲响开市钟。

  官员助阵不敌市场恐慌情绪,道指当日暴跌7%,创下了当时的最大单日跌幅。美股连续下跌五个交易日,道指和标普500指数分别周跌14%和12%,纳指当周累计重挫16%,美股市值一周蒸发1.4万亿美元。

  此后的第二周,美股发力,一个月后主要股指收复失地。

  不少驻场交易员于复市第一天毫不犹豫地重返交易大堂,券商利弗莫尔(Livermore Trading Group)的首席交易员罗韦(Gregory Rowe)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罗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9·11”袭击发生当天,他所在的证券公司刚巧组织员工在外州办公,“我很幸运地躲过一劫。”他回忆道,此后整整六个月,华尔街附近街道都弥漫着刺鼻的焚烧味,来往行人不得不遮蔽口鼻才能忍受。

  罗韦表示,纽交所建筑体并未在袭击当中受损,但不少交易员历时一两年才真正消除恐惧,“9·11”发生前上千名交易员在交易大堂叫价作业,在那之后,驻场交易员数量大幅减少。此外,纽交所在之后几年也有意加速电子化转型。事实上,2020年疫情期间交易大堂停摆长达数月,而美股没有休市一日。

  美国雷霆“反恐”取得完胜?

  20年前,“9·11”事件发生时,庞哲是华尔街唯一的华人记者,她躲在美国证券交易所的办公室门后,将一手消息传回大洋彼岸。庞哲至今仍保留着一方早已褶皱的餐巾,这是在“9·11”事件发生后,跟随消防员撤离途中,一位非洲裔好心人赠予的。

  20年后,在布鲁克菲尔德广场18楼的办公室,窗外重建的世界贸易中心一号楼,正映出纽约初秋里明媚的阳光。俯瞰着脚下被称作“归零地”的“9·11”世贸遗址,她形容20年后自己的心情亦是“一切归零”。

  “20年前的恐袭事件我都敢去报道,但如今在地铁上看到有人吵架,我都想赶紧下车。万一他们吵着吵着开枪了,我挨一枪,总不合适吧。”她说,“与20年前相比,物质生活和科技环境进步了,但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感情却退步了。”

  纽约市警察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9月5日,该市累计发生谋杀案、偷车案和枪击案分别达314起、6539起和2391起,较2019年疫情前水平分别上涨39.6%、88.2%和98%。

  恐袭发生后不久,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对国会的演讲中正式提出将进行“反恐战争”。10月7日,美军开始了针对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并迅速推翻了塔利班政权。2003年,美国以伊拉克存在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”及其与“基地”组织有关联为由发动了伊拉克战争。

  但全面的战争带来了什么?战后的伊拉克与阿富汗仍不断牵扯着美国,给美国社会带来动荡不安。

  尤其是美国及其盟国在阿富汗“经营”20年后匆匆撤出。仍有相当一部分美国民众认为,因为美国在阿富汗仓促撤出,有可能会让美国近期遭遇恐怖袭击。最新民调显示,在对美国政府保护民众的安全方面,有51%的人表示“有信心”,有47%的人表示“没有太大信心”或“没信心”。

  多国专家学者和政界人士指出,20年来,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“反恐战争”并未给世界带来安全稳定。打击恐怖主义需要各国凝聚共识,加强合作,综合施策,而不应成为个别国家谋求私利、维护霸权的借口。

  

这里是广告,联系